主页 > 期刊视界 >我始终没看过她的小宝宝,因为宝宝的照片永远都有马赛克 >

我始终没看过她的小宝宝,因为宝宝的照片永远都有马赛克

我始终没看过她的小宝宝,因为宝宝的照片永远都有马赛克

下课时,大伙总会聚在教室楼下的交谊厅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内容看似随意,但我很快发现,这种不能过度涉及隐私,又要保持有趣的闲聊,其实是门高深学问。

从我开始写作这本书起,保罗先生就不时发出问句:「妳该不会在书里都把我和我家当笑话看吧?」「妳该不会连这件事都写进去了吧?」

或是当我偶尔在社群网站上发表小品的时候,保罗也一脸担忧地说:「妳知道在网路上的文字要很小心吗?这不但会流传久远,而且任何人都有可能随便拿去使用喔!」

「我知道,你提醒过一百次了。」虽然知道保罗是一片好意,但有时我也忍不住稍微不耐烦起来,「你放心啦,关于你和家人的部分,我都是选发人省思的正面例子来写的。」

这话某种程度上应该算是事实吧。

儘管原本就听闻,「隐私」这件事在西方社会中相当受到重视,但从交往到结婚的过程中,我往往难以判断,究竟哪些才算是需要保护的个人隐私,哪些是值得公开宣扬庆贺的事。

法国好友亚丝生了宝宝之后,整个人从以前的约会达人及派对达人,摇身变成浑身散发母爱光芒的尽责妈妈。只不过,自从亚丝搬回法国,我们从此只透过讯息和社群网站保持联繫后,我始终没看过亚丝的小宝宝究竟长得什幺模样。因为即使亚丝偶尔在自己的动态消息里放了和宝宝的合照,宝宝脸上也永远加上了马赛克处理,让人完全无法说出「啊!好可爱的宝宝喔」或是「哇,和妈妈长得好像」这类评语。

「你看,亚丝这方面真的很谨慎耶,为人父母的不是通常都爱分享小孩照片吗?」我对保罗说,「看来我只好自己私下跟她要相片来看宝宝的真面目了。」

原来法国有明文规定,在未经他人同意的情况下,不得将个人生活细节的影像公开,这条规定就连自己的小孩也包括在内。因此若父母随意将孩子的照片放上网,孩子将来长大可是有权向父母提告请求赔偿的。这条经常令台湾人大吃一惊的法规,不光是为了个人隐私着想,更是为了防範千奇百怪的网路犯罪。

「是应该这样做。」从事资讯业的保罗大力赞同亚丝的做法,「我不是也说过,不要没事就把我们出游的照片放上网吗?这是一样的意思,网路上各式各样的人都有,透露太多自己的生活细节不是什幺好事啊。」

基于同样的网路隐私道理,从我们开始交往到现在,保罗对于在社群网站上秀照片晒恩爱这种事,可说一点兴趣也没有。就连婚礼时,不论我们辛苦做好的交往影片或是婚礼摄影照片,保罗都再三叮咛,不要把这种私人的东西放上网站让人随意存取。

「可是很多朋友没办法实地参加婚礼,我把这些影像放上网路,他们才能一起分享喜悦啊!」我打出友情牌向保罗「劝说」,当然更多原因是因为既然手上难得有这幺多美丽的照片,不趁机讨点按讚数,感觉对不起自己。

「那妳把相簿连结传给特定的人就好,不用让全部人都看到。」保罗坚持,「这种东西只要跟真正的亲戚好友分享就够了吧!」

或许因为保罗对于在网路上「放闪」的举动完全冷感,我们出门旅行时,德国老公很少主动提议合照,多半时候都是忙着用单眼相机拍摄眼前美景。我不得不拿出自己的手机,强拉保罗一同入镜自拍。

「这是为了留下我们两个的回忆纪录啦,你不觉得这比拍风景明信片更重要吗?」我总得先好言相劝一番,「就算我想放上网路,我也会注意设定为只有好友才能观看的。不然我来到德国,什幺消息都没更新,台湾的亲友还以为我嫁到哪里的荒郊野外去了呢。」

保罗倒也不是特殊案例。我和其他欧美国家的朋友出游时,也常碰到类似状况。除非是特别出名的景点,大伙才会一同在景点前合照或自拍,否则多半时候,其他人要不是拿着相机认真取景,就是乾脆活在当下完全不拍照。因此,在欧洲人眼中,忙着四处自拍的成群亚洲观光客,似乎本身就成了一种有趣的移动景点呢。

隐私的观念不仅存在于网路上,在日常生活中我也得不断尝试判断,对于初次见面、刚认识不久,或是已有几分交情的人,究竟怎样的谈话内容才是「不侵犯隐私」的合宜对话。

我和德文班上的同学已经一起上了一个多月的语言课,每回下课时,大伙总会聚在教室楼下的交谊厅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内容看似随意,但我很快发现,这种不能过度涉及隐私,又要保持有趣的闲聊(small talk),其实是门高深的学问。

有回,其中一位来自澳洲的女同学聊起她和丈夫即将前往某地旅游。

另一位年纪稍长的英国同学开口接话:「听来是令人嚮往的浪漫行程呢。不好意思,我可以问一声,你们有小孩吗?」

「没有啊。」澳洲女同学乾脆地回答,英国同学点头表示理解。

原来闲聊时可以提起私人话题啊!基于对文化差异的兴趣,我一直想对班上同学的个人经历和价值观多点认识,我于是趁着机会搭上话题:「所以妳不想要小孩吗?」

无论对方答案为何,我都打算继续提出更深入的问题:若答是的话,便询问她是否有几时生育的规划;若否,便问会不会有家庭压力,东西方文化中对于不打算生育的夫妻是否有不同的看法等等。但就在我话刚出口时,英国同学却用略带责难的眼神瞥了我一眼,然后似乎打算赶紧岔开话题般地接着说明:「我刚会这样问,只是想说如果带着小孩,这种浪漫行程很难成行就是了。像我是到孩子稍微大了,才有可能和我太太两人去巴黎罗浮宫参观呢。」

我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原来在这样的闲聊中,稍微牵涉隐私的问题必须拿捏得恰到好处。就像英国同学的问句「你们有小孩吗」只是针对事实发问,而我接下来涉及个人因素的提问则显得有欠考量。一不小心,我很可能就触及别人不愿提起的痛处。

幸亏澳洲女同学的个性大方,她轻鬆地回答:「没关係,可以问的。我并不特别想要小孩没错。」

这回算我运气好吧,我自知又学了一课。在此处的文化脉络里,更深入的谈话还是等到彼此交情稳固之后再开始吧。

也难怪刚开始约会时,我总爱询问保罗的过去经验和个人心声,然而保罗却明显感到不自在,不但只是简短回答,也不曾反问我同样的问题。我原本总归因于男女间对于亲密分享的差别态度,但实际上文化习惯在其中也不无影响。我一直以来认为有意义的交心对谈,可能在他者眼中却是绝对的侵犯个人隐私。

所幸如今保罗先生在我的「调教」之下,已经越来越习惯这种跨越界限的聊天方式了。

「哟,妳回国啦?在工作了吗?一个月薪水多少?我儿子也从国外回来,现在工作月薪七万喔,妳呢?」我前几年回台湾时,楼下的邻居妈妈脸不红气不喘地拦着我问了一连串的问题,一切显得如此理直气壮。

「是,我们的文化比较没那幺强烈的隐私意识啦。」我对保罗提起这件事时,也只得自嘲地笑笑,「比方说在台湾上美容院时,设计师怕你坐着无聊,会一直找话题跟你闲话家常。像我娘家附近的美容院,每个助理和设计师都对我家状况了若指掌,当然也知道我嫁给你这个德国人呢!」

「我无话可说了……」保罗两手一摊。看来,对于隐私的不同态度,带给我们两人的是同样程度的文化冲击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