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技节风暴 >目前最努力让「书」这种型式延续下去的载体 >

目前最努力让「书」这种型式延续下去的载体

目前最努力让「书」这种型式延续下去的载体

法国最大出版集团Hachette Livre的执行长Arnaud Nourry说电子书没什幺创意,是个笨产品。

这段访谈刊载在2018年2月份的媒体上,如果不知来龙去脉,可能会觉得Nourry是电子书的抵制者;不过事实上,Hachette Livre是最早加入亚马逊(Amazon)和iBook Store销售电子书的出版集团。2014年时,Nourry的确曾经因为电子书和亚马逊发生冲突,不过那回冲突的起因和电子书笨不笨没关係,和电子书卖多少钱有关係──Nourry认为定价权应该在出版方,不在通路端,所以对亚马逊逕自以低价销售电子书的行销手段表示不满;双方在这事上谈不拢,Nourry乾脆把所有自家书籍全都从亚马逊撤下。

七个月后,Hachette和亚马逊达成协议。Hachette拿回电子书的定价权力。

是故,Nourry并不讨厌电子书。他说那句话,其实是认为目前的电子书还太像纸本书,只是电子化了,但并没有增加太多与纸本不同的数位体验。

俺在贩售电子书的通路工作,深知技术人员花了多少力气在设计及实验各种机制,每个看起来理所当然的功能,背后都包括许多不同层面的反覆考量,所以俺没法子像大老闆Nourry那样豪气武断地说电子书「没什幺创意,是个笨产品」;不过,大老闆对目前电子书不够满意的感慨,俺倒是也有。

Nourry的不满,可以分为几点来谈。

首先是内容格式。目前各国的电子书仍有极大的比例是先有纸本书、才有电子书的,就算是一开始就出版电子书的「自出版」作者,创作的格式大抵也和纸本书相仿。这种情况不难理解,因为电子书开发的初期,想的就是把纸本的内容数位化,以电子载具(桌机笔电、平板电脑、智慧型手机或专门的电子阅读器)呈现,所以在内容格式的设计上头,自然会以符合原有纸本书架构的方式进行。而当这样的格式大致固定之后,直接出版电子书的创作者,也就会应用这款格式架构作品。

再者是呈现方法。电子书原初既是想要呈现纸本书原有内容,不管使用哪种载具,都会尽量创造出类似纸本书的阅读感受(有些电子书甚至会近乎无谓地製作「翻页」的效果)。设计较佳的阅读程式,可以让读者自己调整字距、行距、字级甚至字体(最后这项还牵涉到使用不同字体必须付出的不同授权费用),Readmoo读墨的阅读程式还允许读者自己设定内文直排或横排──目前世界上仍然使用直排阅读的大概就剩日本和我国,而直横排转换其实比想像中麻烦(尤其是引号之类的标点符号常会在转换中出问题),刻意做这种功能,完全是在地团队才愿意面对的麻烦。

当然,电子书可以做划线注记、将部分内容直接分享到社群平台、内部或外部超连结、内嵌影音,或者动态图表及其他能够与读者互动的功能,不过暂且不论开发功能的难易,想要提供这些功能,还有与软体技术无关的其他考量──其中很大的一个考量,是与Nourry不满有关的第三点:使用载具。

目前最舒适的阅读技术是以电子纸呈现电子墨水(E Ink),虽然电子纸的触控反应比不上平板电脑和智慧型手机触控萤幕的速度,彩色电子墨水的进展也缓慢,但是不刺眼、低耗电、重量轻及几乎与印刷无异的呈现效果,仍让电子墨水成为现在电子阅读器的主要选用配备。只是,电子墨水的灰阶画面虽然漂亮,却不适合用来观看影片,触控的反应速度也不大适合用来做太複杂的读者互动,而倘若想要做些更有趣的互动方式,例如让电子书内容因应读者手持姿势产生变化,那幺目前绝大多数的阅读器都没法子支援──想要有这种功能,得要有智慧型手机或平板电脑里的重力感测器(G-sensor),但一般而言,电子阅读器不会特别去装这种东西,除了成本考量之外,也因为大多数电子书不会需要这种功能。

也就是说,上述三点其实成为一个循环,相互影响;Nourry认为现在电子书还太像纸本书,正因目前电子书的发展本来就以纸本书为核心。

再往外推一点:现在电子书还太像纸本书的原因,其实是创作者创作内容的格式,大多仍遵循纸本书的格式。

Nourry并不是没有意识到这点。最近几年,他併购了几家游戏公司,希望除了处理文字内容的专业编辑之外,也能引进其他方面的人才替出版社原有的内容做更多数位变化。

接近十年前,Apple Store曾经推出过一款在iPad上使用的app,叫「Alice for the iPad」。这款app的内容就是《爱丽丝梦游仙境》(Alice in Wonderland),搭配了约翰.坦尼尔(John Tenniel)的经典插图,每一页都有互动设计,十分有趣。这些互动并非作者及绘者原意,需要其他理解故事的设计师及软体技术团队协助,也需要有合适的载具才得以让读者产生正确愉快的使用经验。

或许可以如此想像:有个原来就知道自己创作当中哪些部分可以利用数位科技多做点什幺的作者(或有个知道怎幺协助作者这幺做的编辑),写出以电子载具为主要呈现载体的内容,加上合适的软体技术人员,那幺这些人一起完成的作品,大约就比较不会是Nourry口中「没什幺创意、是个笨产品」的电子书。

能这幺做的创作者肯定是有的,技术团队也绝对不会少(俺相信Nourry併购游戏公司看準的就是这一点),成品的销售状况能与应付製作成品尚不确定,但或许有人会质疑:这样的电子书,还算是「书」吗?

的确,想像起来,这样的成品可能更像是互动式应用程式(当时的「Alice in the iPad」就是个app),或者像是游戏。

但要讨论「这样的成品算不算是书」,就得先定义「符合哪些条件的东西可以算是书」。

对俺而言,「书」的组成有两个部分:一个是要以文字或图像组成具有特定结构的内容,一个是「阅读」这个动作。至于内容是刻在竹片上还是显示在萤幕里、阅读时得翻页还是点选,俺觉得与「书」的本质没啥关係。

以文字或图像组成具有特定结构的内容,读者必须透过阅读去进行转换、产生自己的理解。文字与图像的创作及解读都牵涉到虚/实之间的编码/解码技巧训练,俺认为这对于理解世界中非具象的概念有很大的助益。俺也认为持续琢磨让文字叙述能够富有美感但不至于妨碍读者了解的技术,是身为创作者必须面对的功课。

而阅读的速度可以自主控制、甚或完全不按创作者原初的安排前后跳跃进行,这点是动态影像比较缺乏的特色。自主控制速度能够让不同读者依自身节奏去消化及转译故事,俺认为这对养成个人思考的习惯有很大的帮助。

以俺的定义来看,网路上的「维基百科」(Wikipedia)可以视为一本持续扩充的书,但一部纪录片并不是书。

当然,或许俺的想法仍然不自觉地受限于自己创作纸本书内容的经验,但俺认为同一个故事,看电影和读小说后的获得是不同的──就算电影如实地将小说的所有细节都呈现在银幕上,从文字去理解角色和从影像去理解角色仍是不同的思考技巧,而自主的阅读节奏与掌控在导演手中的播放速度更是完全的两回事。

俺并不是说读小说的收获会比电影更多,这其实不见得。俺只是说,「以文字或图像组成内容」与「阅读」这两件事,让「书」成为「书」。

由此视之,俺不认为目前的电子书缺乏创意、是种笨产品,相反的,俺认为目前利用数位及网路技术製作的电子书,其实仍然忠实地在为「书」的特点服务,并且在不损及这两个特点的前提下,向外辐射尝试不同的可能。

俺相当乐见创作内容转换成各种不同型式,无论是应用程式、影音产品或者游戏;俺不确定这事是否该由出版社来做──以台湾出版社的规模来看有点困难,像Nourry那样花得起钱併购自然可行,但异业合作也没什幺不好──不过身为一个以文字说故事、认为「阅读」非常重要的人,俺认为目前的电子书承受着「没有温度、没有触感」之类评语,但却是最努力让「书」这种型式延续下去的载体。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