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动力走在 >光华塔的呼声 >

光华塔的呼声

本帖最后由 f121867841 于 2011-12-17 10:46 PM 编辑

光华塔的呼声

民国七十三年六月,在西三十二b 中油码头的大门外,地上排了六具
无名尸体, 二女四男, 经判断为生前落水, 身份迄今不明.....

     " 小发! 等一下要去哪边喝﹖ " 会长这样问我,他每次都找我去喝
酒,我就说我戒酒了还要找我去!真讨厌!
     "我改了啦!不去了!"我快三天没睡好了,今天要回家睡一下,谁要跟他
再出去啊﹖再说,我老婆己经二天没看到我了,再不回去....会被骂!
好啦!我等一下站五岗耶!,出来喝啦!别忘了,你还欠我一次人情,上
次 "小可" 的事还不是我出面,不然她去找你太太,...嘿嘿....我看你就
玩完啦..!"

     会长是我同队的同学,和我交情很好,上次百乐KTV 的小可,不知道从
那弄到我家里的电话号码,说要找我,幸好是会长牺牲自己,她才放过我,
要不然,我太太也许会杀了我,为社会除害。
"我先回去看我老婆再说啦!",今天天气不好,又是风又是雨,我也认
为是喝酒的好日子,不过我有家,不能这样乱来! 

     我回到家,没有人,桌上一张纸,是我太太二天前留下的,说她家中生
意忙,她回去帮忙,我老婆是独女,娘家在新庄,所以有时间就会回去,留了
六千元给我,还加了PS.你不要再跑去喝酒喔!要多吃饭。
   这时,我再也无法抑制我心里的感动,心中的酒虫彷彿全部甦醒了一
样,全部爬到喉咙来齐声欢唱,我抓起一件外套,冲到楼下,打开车门和发动
车子的动作一气呵成," 立刻去找会长 ",这是心中唯一的想法,我老婆对
我太好了! 我爱她 !!

     我也不知道我开车能开到这幺快,才刚到会长就迎面走出来," 小发,
我算準了你一定会来的,没有酒你是活不下去的!"

     "少癈话 ! 要去哪一家..﹖松子园﹖梦幻 ﹖",我打断他的屁话,"快
点啦!"
    "等一下啦,我先把 无线电 和 枪拿回去交,"会长急忙的去收拾东西
,...突然...

     无线发出声音 " 10 23 119 21 "......
     这是我们单位的暗号 ,10 23 表日期 , 119表示是督察室的长官,
21 表示 阶级, 他妈的 !是 二线一星的督察员,一定是老柯 !
  他出来查勤 !! 混蛋 !
  (现在 85/03/09 14:46 ,他刚又来查我,才走)  

     有看过我故事的人对我的个性应该大约知道,这个时侯,我是一定抛弃
他的," 那会长,不然我只好自己去了,.." "不要啦!等一下我们再去啦"
"不行 !肚子里的酒虫快要咬死我了.." "喔...不要啦!"

     当我们再拉扯的时侯,有一部机车过来了,这幺晚了,会是谁﹖又下雨
风又那幺大,我立刻吹哨子,大声的叫他们过来。竟然是两个小毛头,一男一
女,他们两个来的时侯,面无表情,好像刚吵过架一样,会长向男的要驾行照
,哈,男的没驾照!会长拿出告发单要开单,我说"不要开了啦,"叫他们赶快回
去,因为码头很危险,一不小心就会出事,这里是管制区,他们出事,我们也有
事!
    那个女的突然说:你知道这里死过多少人吗﹖

     我和会长都不说话,我们当然知道,而且也看过,但是...没有人会提起
....这也是我们不愿再这里上班的原因,.....

     这里有鬼 !
  天空中传来一阵阵的叫声...是风吧!我们所里的每个人都听过....谁
也不会去提及,大家都要上这里的班,这个时侯光华塔的铁门突然似发狂般
的抖动起来,发出很大的声响,...我想:不好了!一定要走了..今天一定会出
事...

     那个女的,笑了起来,:真胆小!你们警察都是这没胆的吗﹖

     我很生气,但是我更怕,有太多同事在这里碰邪了,我不能不信,他们以
后可以不来,但我可是要天天上班。会长二话不说,还给他们驾、行照,说:

    "你们快走 !不然的话我就带你们回去派出所,叫你们家长来 !"

     这句话果然有效!他们不再说话,就发动机车要走,我也碰碰会长的手,
暗示我们也快走....我们一直在等他们走,但过了二、三分钟他们却一直发
不动车子....

     他们全身都被雨淋湿了,我冒着雨出来帮他们,无论我怎幺踩,车子就
发不动! "火星塞可能湿了,你们先进来。"

岗哨很小,四个人要站都很困难,我到车上拿了面纸给他们,会长 正在
叫无线电, " 发仔 ! 无线电好像没电了...叫不通.. " .....会长只有在
很正经的时才会叫我发仔(台语),平常都叫我小发(国语)
拿来一试 .... 电还很强
!..但是就是叫不通,也收不到! 平常各单位都会用,不可能都没有声音...
(玩RADIO 的可去试试,我们的频率在 170 以上)
我和会长都知道,不可能没电!我们才来不到一个小时,不可能没电的!
太多的不可能...
                            
     那个女的看来有点怕的样子说:警察先生,我听人家说这里好像有鬼..
是不是真的﹖....

     我打断她的话:没这回事!
去年有一个学长,  铁齿派的, 一大早被接班的人发现昏倒在围桿的另一边,
快掉到海里了, 无线电也不见, 送到医院去, 请了一个月的假, 赔了十万还
记了一大过, 他那晚不知道怎幺过的, 那一天, 白灯死了三个钓客...
     我不能让他们留这里,必须把他们带离这里!!会长是想叫巡逻的来这
里处理, 带他们走, 这下只怕有的玩了, 风一直摇晃着窗子, 这里的设备都
很破, 玻璃都破光了, 只用纸遮起来, 现在连雨都打进来了......

     " 我看这样好了,我先带你们出去,明天你们再来牵车 "我先去发动车
子, 我一转身出去,看到32B 码头中油外面的那间房子透出亮光来....
....那间房子,中油一直没有使用,所有的门、窗都用木板钉死了,年久失修,
有些木皮早就掉了,听学长说那里本来是中油的控制室,有一年在作业的时侯
,燃油外漏发生火灾,烧死了七个员工,,从此之后就常常发生怪事,中油就乾
脆不用,直到有一年,有两个吸强力胶的年青人死在里面后,中油把这间房封
起来了...

     我坐上车,打开电门,我心里着:拜託!千万别玩我...
一开..发不动...再发还是发不动.. 完了,我试了五六下,发不动后我就下车
,对会长作个手势...会长说:我来发看看....  
我摇摇手说:不用啦,等一下真的没电才真的完了!。我不敢和会长说那间房
有灯的事.....

     黑暗中的光华塔,看起来和平常不一样,每当一阵风吹过来就会发出可
怕的声音, 好像是女人的哭声, 港务局还想把它开放观光﹖算了吧! 只是多
一些枉死的人罢了! 每年都要死十来个人的地方, 平常根本没有人来,....

     " 会长 , 不然我们先去中油他们办公室里去坐一下好了 "他们办公室
离我们的五岗只有约三百公尺,冒雨冲过去吧!于是我们四个人就这样跑,我
也才发现那些狗全部都躲在那间鬼屋的屋檐下,一声不出,我以经很害怕了,
这时在我后面的那个女孩突然尖叫一声...我几乎不敢回头...
我听到会长在问她:"你怎幺了﹖" 那个女孩说:"我脚很痛...."...我这才回
头,看到她跌在地上...我想她可能受伤了! 

     "喂!扶你女朋友起来",我回头向那个男说。
     "她不是我的女朋友"...我也才发现,他从来到现在都没有说一句话!
     "先别说这些!进去再说!",我说完后,会长早经拉起那个女孩子,扶着
她走。

    到了里面,四个人全身都湿透了,里面的驻守问发生我们什幺事,会长简
单的回答他,那个老头也不说话.....一阵令人难堪的沈默....

     我首先说话问那个女的:妳们到底怎幺回事,这种天气跑到这里来﹖

     女孩不肯说话,会长就转头问男孩,"你说啊!"

     男孩也不肯回答只说:你问她啊!
说完便说要出去车子里拿东西,我拉着他问:你要拿什幺﹖"拿衣服啦!"
我很不放心他一个人出去,我看看会长,会长说:"拿什幺衣服﹖等一下再拿   
!"....男孩没回答...突然一转身跑了出去!

     "干x娘!",会长就要出去追,我急急拉住会长,"不要去啦!,会长,我看
打电话回去向主管报告比较好啦!"

     因为一向主管说,会长就一定会被处分,连四岗的学长都有事,非到必
要,什幺事都不会主动去跟主管说....

     会长说:不用啦!等他回来我再带他们出去就好了!

     可惜的是,等了快二十分钟,那个男还没回来!

     会长向那个老头借了一支雨伞,就要出去,我急忙跟着他说:我和你一
起去好了,会长没说话....

     我们走到光华塔也不过才一分多钟,看到他的机车还在原地,我的心就
一直往下沈,他干什幺去了﹖这时风更大了,光华塔的门振动的更大声,
"砰..砰砰...".的,我们在附近找了一下,找不到他....千万不要出意外才
好...不然..会长就倒楣了...(我己经下班才来的)

     会长说:发仔,要不要上去光华塔找找﹖
     我想都没想就说:不要啦!那幺危险,如果他在上面的话,也会听到我们  
在叫他啊!

     光华塔上常常有疯狗浪,许多外地来的钓客就是这样发生意外的,
而今天的天气又那幺不好...
   我们找了快十分钟,找不到,我想,我连内衣都湿了..真衰 !
"走啦,先回办公室,打电话给 许仔 啦!"许仔 是我们的主管,没办法了!

     会长想了想,也只好跟我回去了:"阿伯!电话借我用一下!"
这是一个关键,如果我们再找的话,也许就不会有这个故事了,又,也可能是
更大的悲剧,总之,我们就是没再找下去就是了!

     我们的主管就是没主见,怕死,我们向他报告之后,他就立刻带着一组
警网赶来,要把这两个带回去办,他先带女的回去派出所,临走还丢下一句:"
你等着处分好了!马上把另一个找出来!"

     留下二个学长和我们去找,怎幺找﹖

     这一次我们找的更详细,用手电筒照,但是找不到就是找不到!

  其中一个突然问 : "你们有没上去找﹖"
     会长说:没有!            

     学长就说:"不然你们两个上去看看!"
     我和会长都不说话...我心里想:"干 !你欺负我菜是不是﹖你怎幺不
自己去﹖"
      另一个学长比较好,说:"不要叫人家去啦!要就我们大家一起去!"
      谁也不说话....大家都不想去,也没有人先走出一步.....

     学长又说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来看看啦!"

     另一个学长却不同意:要去你们去!我不去!"
     光华塔上一个又一个的浪打上来....上面的风带起一阵又一阵的呼啸
声,铁门也发出不断的振动声....快四点了,我们都快下班了,我清清喉咙..
:"学长!你们也快下班了,我看让 4-8 班的去找好了!"其实会长也是四点下
班,而我明天十二点要上班,也该回去睡了!

     就这样,我们就一直等到下班,让下一班的人再找下去,不过,我相信,
下一班的不会去找的!

     一直到隔天的中午都没有找到!

     这时勤务指挥中心己经知道了,港务局也派人来了!

     我上班的时侯看到一大堆人这里议论纷纷,有人说可能掉到海里了, 
也有人说其实没事,那个男孩说不定己经出去了,但是我们查证过了,男孩没
有回家!一直到最后,有一个码头工人说,说不定在那一间屋子里面,(指着那
一间昨晚发出光亮的屋子),也可能在光华塔里面...

     大家都说不可能!两个地方都锁住了!怎幺进去﹖各种意见都有.....
那个工人又说了一句话,大家都静了下来!他说: "在这里发生的事...难说
的很...看看一下...才知道,我难道会不知道那锁住了﹖"

     于是,港务局的人回去拿钥匙,拿来之后才发现两个地方的锁早就锈坏
了,打不开,就有人去拿铁鎚来,弄开那屋子的门,一打开 赫然看到一具尸体
!看样子死了至少有一个月以上,尸体上长满了蛆,整个头也都是,根本分不
出五官,我看了差一点吐出来....我立刻用无线电回报所内,正当大家议论
不休的时侯,又有人喊说:阿没来光华塔看看﹖于是大家又去弄开光华塔的
门,我却不能去,我得看着这具尸体....

     那边的门一打开,我听到大家的惊呼声,我赶忙跑过去看看....
没错!正是昨晚那个男的!我不敢碰!看样子己经死了....
他死在铁门后面,两眼睁的极大,额头上都是血,是撞铁门的!铁门上也是血
迹斑斑...还没乾透!

     这时,我主管也带人赶到了!立刻封锁现场,不一会..刑事组也来了...
两个地点距离不到一百公尺,门窗都没有破坏的痕迹!    
     他们是如何进去的没有人知道!一直是个谜....

     这个事件轰动一时,也震惊整个基隆港!

     事后,会长 勤务管制不当  记二小过併调保安队(五岗)
          张XX    "           "         "    (四岗)
          主管 连带处分     申诫二次 调任非主管职务


    这件事发生在民国七十三年九月

      这是我一学长告诉我的,故事中的当事人是他,他最后只说了一句:"
     " 唉!天灾啦!干警察就是这样,谁能料的到﹖我没跟那个人一起死在
里面,我就很高兴了......."

     我听了之后心情低落了好一阵子..........

上一篇: 下一篇: